吕娴看着这位进来的女子,还没来记得说什么话,楼下的绿王八已经带头开始冲进房间一个个进行搜查了。

    有喝茶的公子突然间被人踹开门的,推开门会出现酿酿酱酱不可名状打马赛克场景的,眼看马上就要搜到吕娴这屋了。

    一个让家丁推开门,口中嚷嚷着;“估计就这间了,已经到头了,谅那小子也跑不到哪去,估计就是这间儿了,老爷,抓到之后,您就在那站着就行,您看我不抽他的筋,扒他的皮!”

    屋内的场景却家丁傻了眼。

    只看到一个女子散着长发,漏出一半的香肩,踩着凳子拿手指勾搭着另一名女子,层层白色丝帐,看不清具体的表情,估计和糜烂艳词里写的一样,整屋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出去!”

    这声音中蕴藏的威严让家丁退却,这两位女子于红楼中,没准是什么达官显贵人家玩新鲜事儿,惹不起还是赶紧溜吧。

    一帮子人悻悻地走了,绿王八平白无故地被人打了一巴掌,还没找着人,憋着一股子气走了,娇子吱呀吱呀的,抬轿子的木头都有些弯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能从我身上下来了吗?”吕娴此时是蒙的,自己竟莫名奇妙的被人卷进来。

    女子连忙鞠躬道歉,“对不住啊,这次又惹祸了。”,说着吐了吐舌头

    “你打那绿王八干啥啊?”吕娴拖着腮帮子问道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觉得他像绿王八呀!他非礼女子!我要替天行道,就见不得这种仗着自己有点钱欺负弱女子的,要不是人多,我其实单挑能打赢的,哎哎哎!你别这么一副表情嘛!你信我嘛!你看我还会螳螂拳呢,我跟你说我认识武林盟的人,我还学过武功呢!”

    吕娴已经把所有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,信你就有鬼了!

    哐啷一声,这名女子身上掉下来一本书,她赶紧蹲下,捡起来,拍拍土,像珍宝似得捡起来,重新塞进衣服去。

    吕娴心想,大姐,这红楼的地比你现在的衣服没准都干净。

    此时她才留下心来看她,也不过十几岁的光景,眼睛亮亮的,衣服已经有些脏了,或许是白色的幔帐,不然仔细看就发现这小丫头脸上旁边还有片灰,仔细瞧瞧生的倒是精致,腰间有个水头足的玉佩,估摸着是哪家不谙世事的小姐出来玩,没成想却打错了人,她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,就像只小鸟,而同年级的司徒菁却像个闷葫芦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最喜欢作者的书了,这本还有她亲笔签名呢!弄脏了就不好了。总觉得这个作者的观念很超前,我身边很多娘。。啊。。姐姐,都喜欢看她的书,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没有插画。”她嘟嘟囔囔的说。

    吕娴又端起她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儿了,说起书,自己的书好像确实也没什么插画啊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一副假正经的模样,平时都说什么□□辞藻,什么君子非礼勿言,非礼勿视的,但是实际上关上门之后,却将自己本性暴露了。平时摆不上台面东西,当隐去自己身份后却爆发的更加猛烈。”

    吕娴摸摸下巴点点头,这小姑娘有点意思啊,然后端起茶。

    “就是写床戏写的有些烂,全靠意识流,明明可以写xx把xx放进去,然后看着他微红的眼角,摸着他细软的头发,然后就是xxxx。前面是黄龙,后边是朱雀,颠鸾倒凤,好不快活”

    吕娴一口气把茶水喷了出来,姐!大姐!大哥!大爷!大婶!别念了!太丢人了!!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也知道这名作者吗?”她回过头发现吕娴已经石化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就是太保守了,但是文学作品嘛,就是得有想象的空间嘛!这本书我珍藏很久了,你要是想看去书肆买本便是!作者的所有书我都有的呀!如果能见到真人就好了,是什么一个肤若凝脂,彩色双全的大美人啊!”她抱着书开始畅享。

    吕娴为了写稿子已经个把月没睡好了,黑眼圈都快耷拉到鼻子,刚吃完夜宵的衣服上还有点油花。头发都已经有些打结,手指甲里都是墨水。她觉得自己就像那张加班了一个月的程序员的表情包一样,趴在电脑面前,双目呆滞,嘴巴微张,好像能呼出一股子黑气,能依靠一人的怨念养活邪剑仙!脖子前倾,透露出一股子清澈的愚蠢。谁t我说腹有诗书气自华的,给老子滚出来!

    “对啦对啦,江湖上最近出现了一位号称“妇女之友”的神医呢!就是我隐隐的有些担心,和前些日子采花的和尚会不会是一丘之貉,专门骗女人的,毕竟这么多女人,只有一个男人,每天男人在外边做生意,去朝堂为官,女人就等着男人回来,也没有自己的事情做,所有的生活重心都围绕着男人。等晚上男人回来了,一般都是去找漂亮的小妾,只见新人笑,哪听旧人哭啊。呜,我饿啦,但是没带银子。。。”她说着眼巴巴的望向吕娴

    “可以倒是可以,你得告诉我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,我们的吕娴同志,将开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眼,往后种种岁月中,吕娴同志每每想到这个晚上,总有一种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撞墙的冲动,也十分后悔当天晚上出门散步。

    一个眼睛蒙着黑色马赛克的形象,在老旧的雪花电视机上播放着。“当时就会是,后悔,非常后悔,如果那天晚上,我没有出门的话,就不会遇到这件事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名女子缓缓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折子,然后刷拉拉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首先是,八卦朝堂篇:今天新晋官员中,长相好看的有3名,其中有一位比较符合《唯一的欧米伽》肖受的形象,但是大公没有相应的。

    然后是后宫篇:

    今天皇上宠幸了新的宫女,但是没有给名分,王婕妤的第二个小孩流产了

    司徒阔太篇:

    司徒阔太身份成谜,但是她的字很丑,但是毕竟人无完人,不知道写完爆火的《唯一的欧米伽》后,还会出现什么作品。目前可以推测出,现居住为京城。相关情报部分还在考核,据说经常出入于红楼之中。

    吕娴感觉自己的苦茶籽都要被扒干净了。。。

    神医篇:

    新篇,新出现的江湖传闻,这名神医医术了得,且只医妇女,据可靠情报得知,貌似一表人才,有种子妖艳贱货的颓废美感。此人动机待定,是否为好人待定。需要核查(我比较感兴趣是不是和司徒阔太要写的《流氓神医》中角色有相关联之处,待考察)

    把你的口水擦擦啊喂!不要把自己的私货也说出来啊喂!

    江湖篇:

    江南地区貌似有新烧窑的瓷器,要进贡给皇上,目前处于试购阶段,一瓶难求。

    吕娴此时已经震惊到不能将自己的下巴抬起来了

    。。。。这笔给你来写?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