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娴在办公室,打开熟悉的photoshop201,然后点开钢笔工具,开始抠图,顾客的婚纱照已经拍完了,新娘很漂亮,基本上不用怎么修图,樱桃嘴唇,阿玛尼正红色口红,水灵灵的大眼睛,穿着最流行的露肩婚纱,白皙的香肩。盘起来带着王冠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所有的美女,最后都会嫁给一头猪呢?”

    新郎不忍直视了,大大咧起来的嘴巴,隐隐约约看着大金牙,满脸的斑斑点点,笑起来眼角能够看到皱纹。新郎很矮,到新娘肩膀的位置,身材跟个小土豆一样。之所以这张婚纱照看起来稍微有点雄风,一个原因是,吕娴搬了个凳子。

    说起来,一开始随后搬了个凳子,没成想,新郎站着站着险些摔倒,也幸好没有将新娘的衣服扯坏,不然,就算把她这个社畜卖了都赔不起这件18w意大利手工镶钻婚纱。

    新郎的脾气很好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事后好奇的看了看椅子的承重,好嘛,200斤。。。一般情况下,还真不怎么需要考虑称重的问题。她拿起本记下来,这里要做个澄清,她真不是一个上进的人,只是大老王(老板)每次骂人实在太渗人了,聊斋里面小倩的姥姥都不及大老王巅峰时期的战力,斗宗强者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最耀眼的莫过于,新娘手上白色手套上的提夫尼的六爪钻戒。鸽子蛋大小。

    “妈的,打工人留下了羡慕的口水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组旅游跟拍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托着腮帮子,另外一只手敷衍的点来点去,磨破,去皱。

    点点点点,我点点点。

    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,个屁啦!老子已经打工好几年了!

    工作之后。

    第一年:老板,您说什么我都干。

    第二年:好的,稍等。

    第三年:“食屎啦你”

    等同事去了茶水间,她就按住ait+tab键。

    然后开始看起了小说。

    适当摸鱼,由于身心健康。

    那本是很多年前的作品,当时带起了一大批穿越文,什么穿越到明朝到王妃啦,什么皇帝爱上我了啊。

    但是她当时忙着学习,就没看,现在工作几年,即使是再精壮的男人,遇到名为工作的女人,也会被榨干,双眼迷离,硕大的黑眼圈。

    我大抵上,是中了名为工作的毒,没救了。

    一周有七天,在她这里,三天为几个节点,因为过了周三,日子就有了盼头。她像被拧上了发条,使劲转悠,一直轮回旋转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适度摸鱼,有助于身心健康。

    女主角穿越到古代,被卷入九子夺嫡当中,最后在所有爱的人之间来回纠结,所有的人都是她爱的人,她一步步被卷进去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看,只是觉得该选四阿哥还是八阿哥,大了之后再看,故事里面浓浓的悲剧色彩,现代人在封建的挤压下,获得战战兢兢,最终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零零总总把言情都看完了,之后开始看bl,生活太苦,偶尔吃点小甜品。什么不锈钢内裤啊,什么同一型号啊,发情期啊,掰弯啊,她总是捂嘴偷笑,然后在视频网站上刷了起来:“磕到了,磕到了!”

    她做完通宵看完了热播的韩剧,现在拿着一杯冰美式勉强续命,年轻人,上班的时候在想,自己还有几个小时下班,回到家在想,自己有几个小时睡觉。

    她熬到三点钟,脑袋已经有点痛了,但是依旧盯着ipad。

    故事里面的女反派拿着卷发棒烫着女主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啊!西八!”

    “kaesaeggi1”

    “女人何可为难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她托着下巴,盯着大黑眼圈,看着表,已经四点钟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!应该反抗的人是老板!不行!我不能睡!我睡了,就看到老板得意的笑脸了!明天上班,摸了就是赚到了!同志要努力!在摸鱼的道路上添砖加瓦!白起,李泽言,塞巴斯蒂安,利威尔,宗像礼司,杀生丸,王也,鲁鲁修,渚薰的女人绝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没看bl之前。

    “算了,渚薰得划掉。”

    这个她又爱又恨的男人,石田彰先生又再一次以他优雅的嗓音配了个白毛红瞳,低配的渚薰。

    宛宛类卿的感觉,她可太懂了。

    直到她看到白毛红瞳又亲到了男主的嘴唇上时,她大声尖叫!!!

    啊啊啊啊!!!关于我第二次爱上一个不会回家的男人。

    看了bl之后。

    算了,算了,你们把小日子过好比啥都强,我的心已经在大润发杀了十年的鱼,我的心已经和杀鱼的刀子一样冰冷了。

    下面有请吕娴女士为我们演唱一首五月天的成全2!大家股掌欢迎!!

    啪啪啪啪。

    咳咳。

    吕娴穿着黑色的西装,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美国小酒吧舞台上,就是,阿甘正传里面珍妮光着身子弹吉他的那种酒馆。

    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

    暖暖的眼淚跟寒雨混成一塊

    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蓋

    妳的影子無情在身邊徘徊3

    然后她看了看表,四点。

    女主反击,下面是一场非常爽的剧情,恶人相互折磨,一只铅笔捅进去女人的喉咙。

    天已经蒙蒙亮,她从冰箱里拿出还剩三分之一某雪王的柠檬水,往里面灌了些白开水,摇了摇:“嗯,还可以再战五百年!”

    “绫波丽,姬野,光熙,蔻蔻4的女人绝不认输!”

    女反派最后在监狱中做起了天气预报。

    “明天的天气是小雨转晴,大家多穿衣服,注意出行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她躺进被子,看着手机上的时间,6点半,还能再睡一个小时。没过多久,露出婴儿般的睡眠。

    “歪!祖宗,人家的婚纱呢!你赶紧去,人家新娘等着要你,你他妈看看几点了,你真他妈是我克星,十点了!这个月全勤没了!”

    吕娴翻了个白眼:“嫁不出去,老子就娶一个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躺在船上,捂着被子,泪水划过她的脸庞,她这次很安详。

    马上抓起放在架子上的婚纱,匆匆忙忙穿着衣服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随手将车上的乘客拽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好生意,我女朋友结婚,让我给她送婚纱过去。拜托拜托!好人一生平安!”她两手合十,冲着打着领带的中年男人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秃头的大哥拿着公文包,红色的领带在风中飞扬。

    等等?

    女朋友?

    结婚?

    婚纱?

    女朋友结婚,送女朋友结婚?

    两个女的?

    不对

    一男一女?

    不对

    到底谁结婚啊!

    显然,吕娴已经把这位大叔的cpu给干爆了。

    留他一人在风中凌乱,头发吹着他本来就没有的几根发丝。

    吕娴一路飞奔:“师傅,喜洋洋婚庆,谢谢,麻烦您快点!我着急!”

    师傅带上墨镜,然后对着吕娴说:“其实,我是国家二级赛车选手,是退役了来开车的,昨天刚通过科目二,还没有把驾照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吕娴说:“师傅,咱们这个车超载了吧?这得抠不少分吧?”

    师傅带着墨镜笑笑;“扣分?哼哼!那得有驾照才能扣分!”

    吕娴摸了摸脑袋:“师傅,没驾照还敢开车啊?”

    师傅将后视镜摆了摆;“没事,酒壮怂人胆!中午喝了一斤二锅头,没问题的怕什么!”

    吕娴捂住脸:“师傅,你为什么不去考驾照呢?”

    师傅摸了摸墨镜:“两千多度的近视,右腿还是假肢,你叫我怎么考?”

    吕娴露出微笑:“师傅,我要下车”

    师傅也露出微笑:“下什么车啊,刹车都坏了,大家抓抓紧啊,下大坡啦!”

    但是这辆车还是停在路上,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已经很久没有人陪我玩了,我孙女今年六岁。”他说着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车静静地走着,师傅将打表关了,说:“这单不收你钱。”

    吕娴掏出手机,扫了二十块钱过去:“师傅,大家生活都不容易,您也挺辛苦的,这钱我得给。您给我讲故事吧,我想听您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师傅在红绿灯停下,然后说起:“你知道为什么出租车司机都这么爱说吗?他们无聊啊,一天开十几个小时的车,不同的人上车,然后去了自己的目的地,他们就一直在路上晃悠着,每一段旅途都参与,但是,却没有他们的终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孙女啊,可可爱了,给你看她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师傅枯槁的手从前座上递出来一个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很久,估计是年轻人不用的淘汰款。

    红扑扑的小脸蛋,扎着两个朝天辫子,孩子因为吃了太多糖,门牙有点龋齿。眼睛亮晶晶的,冲着镜头笑,甜蜜蜜的。

    “儿子儿媳妇在外地打工,孙女到了上学的年纪,就把她接走了。明天,她就要回来了!我还特地买了玩具熊给她!”

    吕娴歪了歪脑袋,看着半人高的小熊,系着蝴蝶结,标签上拿着黑色碳素笔写着:给诺诺。

    “哎呀!人到岁数了,老伴没了,家里有个孩子,才有点生气,不然啊,到了我们这个年纪,已经半只脚入土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娴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起步,绿灯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