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蛇皮起码有一个50克的脑子诶!

    【你怎么发现他的身份的?

    【快,吊妈妈胃口犯法!

    方舟二楼,也是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原本是副本登入口,但被污染剥去了皮肤后,这里稀稀落落,偌大的建筑物才盖了堪堪一半。

    施工材料凌乱地堆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在你说他有20格背包的时候,我就怀疑他来头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陈弦雨耐心地吊着幽灵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论坛帖子,我都没见过讨论背包改造技术的,说明这个技术并没有流出,而没有流出的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你给游戏写了个挂,你怕普及后遭到和谐,是不是只会自己偷偷用?”

    【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【但怎么确定他身份呢?

    “一是他持有的道具都奇奇怪怪,特别是他手上那台吸尘器一样的武器,一看就是自己组装的,上面甚至还加了个摄像头,这说明,他有自己改装道具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二是他的斗篷里,就是他给我当被子盖的那件,斗篷内袋装着一封邀请函,我大致摸了一下烫金描边的形状,和天龙会发给阳光海岸的邀请函一模一样,说明他至少是公会高管级的人物,能代表会长出席重要场合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【那也正常啊。

    【赵大强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三,最重要的一点,你看历千花是什么角色,有头有脸的人物她哪个不认得?”

    “可她对李姓玩家,却毫无印象。”

    【我草?就这么简单啊!

    【对哦,只有创意工坊的鬼才会长,是大家都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【哈哈哈草,这还鬼才呢,这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吗?

    陈弦雨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能小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是不介意在细节处暴露端倪的,我甚至怀疑……他是故意暴露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试探我能不能发现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舟三楼,直播大厅,这里倒是盖好了,但直播大厅空空荡荡,没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,除了最里头的svip区,门关着,陈弦雨推了两下,进不去。

    似乎有一层独立的结界保护,幽灵也飘不进去。

    但能听到门里隐隐传来玩家的怒骂和哭嚎声。

    男音想起了某个恐怖故事:“那群傻比都在里面吗,里面是什么,魔鬼的油锅?”

    陈弦雨没有多管,继续往上走。

    游戏劫持者,还在更高的楼层。

    陈弦雨一直来到五楼道具街,本该热闹非凡的地方,现在空得就像鬼域一样。

    大片大片的藤蔓和污染横亘在血月之下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建筑物上,都是惨烈战斗后的疮痍,铠甲、武器、各种生锈的装备破碎在污染之中。

    陈弦雨顺着街道向前走,走的非常仔细,他是这么想的,如果是他劫持游戏,利用这里天然错落可塑的地形,他一定会设计一些什么……又方便,又合理,又省事。

    【等一下。

    男音忽然喊他停下来。

    【那边。

    男音指了个方向,正是方舟刚刚开始变异的时候,陈弦雨留意过的断舷处。

    偌大的豁口,没有任何遮拦,风呼啸着吹过,只要有人背后一推,就会从高空掉下去。

    【真奇怪。

    【我好像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男音迟疑着说。

    陈弦雨注视着断舷上的陈年血锈。

    时间缄默地流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男音开麦了:

    【我似乎有点想起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【他站在这里……他一身白衣。

    “哦哦?”

    青年眼中一亮,竖起了八卦的耳朵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【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【想不起啊可恶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说过什么话吗?或者、他对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【……

    男音沉默了半晌。

    【他说,他讨厌我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哈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个八点档狗血幽灵?”

    男音没有哔哔,不知是不是在暗自神伤。

    陈弦雨一时不知道该嘲笑还是该安慰可怜的幽灵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男音再也想不起更多的细节,于是他重新回到道具街。

    建筑尖锐的阴影一片片落在青年修长又孤独的背影上。

    【我还是建议你下船。

    男音收拾好了心情,又重新切回了妈咪模式。

    【前面有令我感觉相当不详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【你哪来的战斗力啊?

    【你指望我帮你打架还是饭桶帮你打架?

    突然被cue的某只饭桶:?

    小章鱼伸出两根触手,愤怒地比了个双手剑的姿势。

    它!当然!会!打架!

    但是阿弦似乎并不想把它当成一个打手。

    不知是担心它暴露后被针对、被抢夺、或是和李混元一样,担心一切突破规则的存在都会被神毁灭。

    还是单纯地讨厌残暴的事物而已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有打手。”

    陈弦雨轻轻地把触手按回了领口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们年轻的小狗了吗?”

    男音发出了一个比饭桶还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【你怎么确定年轻的小狗一定会跟上来?

    “怎么办,下船、还是往上爬?”

    江屑手里掂着一颗十面骰,正在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逃出生天的老老小小都已经和历千花队伍一起下船了。

    至于没逃出来的阳刚队伍,江屑默认他们去了阴间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阿弦、李蛇皮和江屑自己,三个人还在船上。

    盗贼的十面骰沾满了手掌心的汗水,江屑犹豫着,他往前一步,他就能下船,外面天大地大,没有恐怖劫持,没有生死危机,他能吃顿久违的饱饭,睡个久违的好觉。

    可是阿弦往上走了。

    李蛇皮也在束装就道,他翻出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道具,整理好顺序又放回背包,都是江屑从未见过的高级货。

    怎么办,蛇皮要去找阿弦了,自己要不要去?

    会不会打扰他们两个?

    一个绝代谋士,一个豪族大佬,天造地设一对,他一个毛贼算什么?

    等一下……江屑敲了敲自己的脑壳,他是直男啊!他怎么会有别人很般配这种想法?

    他就要去!

    江屑说服自己,蛇皮肯定不怀好意,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人贩子!他要保护阿弦!

    阿弦一个小脆皮,身体也不好,没有他保护,被蛇皮伤害了怎么办!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江屑又敲了敲自己的脑壳。

    他也打不过蛇皮啊。

    他隐身没了,全身就剩个偷窃技能,根本不是打架用的。

    哪怕技能全在,他也打不过人家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那吸尘器一样的武器一看就很贵。

    何况蛇皮还有一背包道具。

    他拿撬棍螺丝刀和人家打吗?

    江屑甚至怀疑蛇皮当他面清点道具,就是故意给他无声的警告。

    让他别掺合,别坏他们好事。

    完美的下马威。

    去,还是不去。

    江屑深深烦恼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盗贼有他们最爱的骰子。

    他烦恼的时候,可以抛骰子来决定。

    盗贼之间有一套很迷信的方式。

    就是每次重要行动之前,就用骰子点数来当垫子,比如一连抛三次都是点数垫底,从概-->>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率迷信来讲,下一次就能“垫”出来高成功率,就立刻进行偷窃、开箱、强化装备等等依赖幸运的行动。

    特别是强化装备防止爆掉,论坛上有一万种迷信垫刀法。

    虽然从数学原理来讲,每次概率都是独立的。

    但迷信嘛,津津乐道,人人相传,大家才不管数学呢。

    于是江屑决定抛骰子。

    小数不去,大数去!

    被盘出包浆的十面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数字10。

    不不不,江屑说服自己,一次不算,三局两胜制!

    数字20。

    江屑:……不。

    五局三胜制!

    数字40。

    不是,江屑觉得,肯定是方舟被劫持的缘故,甲板倾斜了,才导致他抛不到大数。

    重来重来。

    数字30。

    角度不对,重来。

    数字20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好,重来。

    数字10。

    蛇皮在旁边好晦气,晦气影响他了!重来。

    数字20。

    蛇皮刚走,晦气还在!不算!重来!

    数字80。

    好耶!大数!就一局胜!走!

    江屑满意地收起了骰子,天意如此,天意让他上去保护阿弦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说服自己,要是阿弦死了,他以后没鞋子闻了怎么办?他的梦中情鞋还在阿弦那儿呢,决不能被蛇皮抢走!

    陈弦雨推开一家百货商店的门。

    这是道具街最大的商店,不知是官方经营的,还是天龙人经营的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穿成龙傲天幼崽的反派继母最新章节 穿成小奶狐后师尊总想摸我尾巴 大明:开局成为锦衣卫免费阅读 让你钓鱼,你钓起了核潜艇?最新章节 开发大西北:我在戈壁建了一座城最新章节 创意文学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东京第一深情免费阅读 东京明星女友是恋爱脑,怎么办百度百科 顶级悟性:从基础拳法开始最新章节 快穿: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