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莲儿,东西收拾得咋样了?”杨若晴笑眯眯问。

    手已经情不自禁去捏牛牛的脸了。

    这个宝贝小侄子的脸,她这个姑姑几乎每天都要过来捏。

    而每次捏,都要被孙氏把手拿开。

    用孙氏的话来说,小孩子的脸捏多了,将来流口水。

    可杨若晴想说的是,就算不捏,你看哪个小孩子不流口水的?

    再说了,她肯定舍不得用力捏啊,自己的宝贝侄子,疼他还来不及呢!

    实在是这小肉脸蛋儿养的实在太好了,招人稀罕,看到就控制不住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孙氏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拿开杨若晴的手。

    而是微笑着,满脸慈爱的看着牛牛。

    也许孙氏是觉得牛牛今天就要回庆安郡了,下一次回来,搞不好要到年底,或是明年正月呢!

    分开的时间有点久啊,所以晴儿这个姑姑想亲香亲香,就随她吧!

    那边,何莲儿也在一边收拾衣物边扭头看向这边的杨若晴和牛牛。

    何莲儿笑着说:“姐,说来也是奇怪,不晓得你有没有我这种感觉?”

    “啥感觉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明明昨夜躺在床上,我都在心里盘算好了今天收拾哪些东西,大概几个箱子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当我真的动手收拾起来却发现,这东西越收越多呀,

    箱子不够使,还得拿几只包袱卷来单独装着拎着。啥情况呢这是?”

    杨若晴笑着说:“还别说,我也有这个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脑子里收拾的,跟手去收拾的东西,总有出入,而且这个出入还真不小!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出门赶路,就想着能够轻装上阵,不想拎的拎挎的挎提的提抬的抬扛的扛。

    可是当着手去收拾的时候,发现东西越收越多。

    一会儿家里这个拿出一样东西让你带上,一会儿家里那个又塞了东西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都不在计划内,原本是不想带的,这个时候家里人就会劝说:“这玩意儿个头不大,不占地儿,带去带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我真不带,带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带去了就是好的嘛,带去了总有能派上用场的时候,临时要临时也不会抓包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行吧,那我带着,旁边那个我是真不带!”

    “嗨,你就多了旁边那个?拿都拿出来了,一个是带两个也是带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带不动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,老早就筹划着要让你带上呢,你要不带,我和你爹(我和你大伯)在家里心里总惦记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行吧行吧,我带。”

    “喏,还有这个也别忘了,都给你打包好了,你塞上马车就行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个是真不用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都拿出来了,又放回去?多不吉利,带着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这个你可一定要带,这是娃喜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检查检查,看看还落下什么了没?”….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乎,一番拉扯之后,马车全都被塞满了,连人坐的空间都严重都挤压。  “瞧瞧,都没地儿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就再套一辆马车。”

    于是,第二辆马车牵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下又有地儿了,我刚才收拾看到你们藏了几样东西在家里,来来来,孩她爹(孩她伯),快些把东西搬到后面那辆马车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爷呀,又来?你们索性把这宅子捆了,让我一并拖走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要赶路出远门呢,不许说不吉利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举白旗了,彻彻底底认输了。

    所以,何莲儿现在正在经历的这一切,杨若晴那是感同身受,因为之前那些年她出门多,南边北边的,类似这种对话不知道上演过多少遍了!

    “来吧莲儿,我帮你一块儿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姐,不用了,你坐着吧,我慢慢收拾,小安说不急呢。”

    杨若晴朝孙氏那边瞟了一眼,笑着眨眨眼,“你确定不要我帮你收拾?待会咱娘过来帮你收拾,怕你招架不住哦……”

    何莲儿秒懂,立马就笑着说:“姐,还是你帮我收拾吧,咱俩一块儿收拾,更快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!”杨若晴抿嘴一笑,两人一块儿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是他们当初从庆安郡回来的时候带的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东西则是到家之后,家里各方给准备的。

    现在又回庆安郡去,这些东西放在家里都派不上用场,所以肯定得带回去的。

    比如家里大家给牛牛做的小衣裳和鞋袜,现在不带走,等到下次再回来,就小咯,穿不得咯。

    或许大家可以说,没事儿啊,放在家里到时候留给过年的时候峻儿回来穿,峻儿刚好可以穿的嘛。

    但请注意了,若是牛牛和峻儿都出自同一个娘的肚子,那么这种安排肯定是很妥当的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峻儿是小花和大安生的,牛牛是小安和何莲儿生的,小哥俩是堂兄弟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旧衣裳小衣裳,还是尽量不要给来给去的。

    小花和大安带着峻儿他们在京城过,大安是堂堂状元郎,虽然是两袖清风的官,但是大安的俸禄足够养活小花娘几个。

    除此外,杨若晴在京城的那些产业,分成了几部分。

    一部分是交付给儿子辰儿顺带打理,还有一部分是托付大安打理。

    所以大安和小花他们在京城那种地方,依旧是衣食不愁,峻儿根本不需要穿别的孩子的旧衣裳小衣裳。

    东西收拾得七七八八之后,小安来了后院开始准备搬东西到马车上去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,还有小朵和项胜男。

    小朵是提前得知了小安他们今天要回庆安郡的消息,所以过来送行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小朵绝对不是空着双手过来送行的,她手里挎着一只同样鼓鼓囊囊的包袱卷,看着包袱卷悬挂在手臂上被拉扯的样子,保守估计这包袱卷里装的东西分量轻不了。

    她一进屋,跟何莲儿那里打了声招呼,把包袱卷放到何莲儿面前的桌上,就直奔牛牛去了。

    “牛牛,今天就要回去啦?小姑抱抱你好不?”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牛牛每天起床的时候都会带着一点起床气。

    39314885.

    ..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