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天,芊羽一直住在丞相府。

    顾香极度生气。

    但他父皇召他回宫处理政事,他皆竟是大了。

    毛球和小蛇关系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毛球多了个蛇围巾。

    洛尘多了个小迷弟。

    自从皇上下旨,让洛尘彻查当年事之后。

    洛丞相的府中就没缺过人。

    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大臣想要‘告老还乡’

    洛尘在旁边泡茶,他的袖中总是有那么一沓证据。

    贪污受贿的,徇私枉法的。

    几年前的,近些时候的。

    想告老还乡啊,成。

    洛尘不把底裤都给你留的不剩,他都对不起他,不做亏本生意的名声。

    再把你分到偏远之地养老。

    啧啧啧,美滋滋。

    林萋和叶如风在那阵场子。

    无恶不作之人,洛尘自然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先让林萋下把毒,再让叶如风把他踹进大牢里。

    再把他家底全都捞走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只能说这几天大兴的国库是史上最充盈的。

    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,洛尘邀芊羽赏月。

    自己摸着自己的宠物,也算是惬意。

    洛尘从袖中掏出一截秘报。

    “阿羽出来这几天,家中可不算太平。”

    洛尘年龄比芊羽大一岁,就叫他阿羽。

    “自古帝王之家,又怎来真正的太平?。”

    芊羽看着天上的月亮,轻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不算是外人,我就有话直说了。”

    洛尘看句芊羽,眼中有光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线可以说是遍布天下,我的手下也有足够强大的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物质方面更是充盈,毕竟我是一个从不亏本的商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说什么,你不在意这天下归谁管,我能从你的眼睛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荑族本就是我大兴一重要边界国,如果真的有一天有了战事,你们那里是重要关卡。”

    “我助你得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你许他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,我可以助你成王,到时候你不是我们的附属国,而是我们的兄弟国。”

    “而今天下,说是我们大兴独霸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想阿羽你应该知道,这天下准确来说是三足鼎立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荑国,弩国,大兴。”

    “弩国坐不住了,危害的是天下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它若敢进,我大兴就敢打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要荑国绝对忠诚。”

    洛尘盯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芊羽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不看他红了的耳朵的话,其实这个场面很严肃的。

    “咳,大兴快要下雪了,你这个冬天要动身吗?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就要走,尘哥。”

    芊羽有些不好意思的取下手腕上的铃铛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我族的…信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有这么一天,你在大兴混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少年的耳朵红的能滴血。

    “他不要你,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他,自然指的是顾香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他是我养大的崽子,我比你更清楚他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青灯古佛相伴一生,愿他,愿大兴年年岁岁百世无忧。”

    是一个雪天,洛尘看着芊羽出城。

    芊羽回头,看向城墙上一身紫衣,风华绝代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定不负他的期望,取下这江山,护他太平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