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尘发现,顾香特别宅。

    不是练剑读书,就是正常生理需求。

    洛尘想了一下,他十岁的时候。

    虽然也读书,但平时最愿意的就是偷溜出去。

    回想当年,他可真是个‘聪明’宝贝,知道外面不安全,他能穿女装溜出去,真‘聪明’。

    那时候因为身体不好,个子矮,骨架细,穿上女装也不违和。

    只不过当皇帝来找他的时候,他正抱着被他哄得心花怒放的店主给的糖葫芦,啃的真香。

    黑历史你好,黑历史再见。

    怕把孩子闷出毛病来,他把他领到花盆前。

    转动花盆,书架后开了一扇门。

    顾香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“哥…你就……这么告诉我了?”

    洛尘揉揉惊呆了的某人的头“本来就是为大兴所建,早告诉你些时候也好。香香,你记住,这扇门不是特殊的时候,不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,它里面有一个棺材。你在里面躲的好好的,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,你都不用管,因为你就在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真正的那扇门。”洛尘领他到床铺那里。“香香,欢迎你到我们的秘密基地。”

    床铺下的门后,有一个地道。里面灯火通明,都是夜明珠。

    “哥,你不是说你穷,没有夜明珠吗?”顾香问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。”他边说边从袖子里掏掏,掏出来几个夜明珠。开心的看着香香说“从你爹那顺来的。以后晚上咱就用它。”

    顾香……

    父王,有洛尘这样的侄子,是您的福气。

    他们顺着长长的走廊走,上面有着不同的记号。

    “记住上面的标记,通往不同的店铺。”洛尘抚过上面的印记。“这地道,是我父亲他们,亲手设计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到了一个茶馆的印记,洛尘打开那扇门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消息的地方都有我的产业,所以这天下之事都可以到我叔那。”他们带上那间屋子里有的面具,悄悄溜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街上,请了某只崽子不情愿要吃的糖葫芦。

    刚走过一个街角“喵…”

    洛尘眼睛一亮,哪里来的小可爱?

    谁能不喜欢毛茸茸呢?洛丞相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小可爱是一只黄白相间的小奶猫,看见洛尘喵呜的冲过来。笨拙的用爪子勾着洛尘的靴子。

    洛尘把小可爱抱起来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顾香。

    “香香呀,你看它像不像你?可可爱爱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像。”嘴上说着,某只小崽子却不敢看他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成了,本来就是想和你从外面溜达溜达。没想到还有一直意外收获。”他看着怀中小猫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要是想跟我走,我们从外面绕的这一个时辰,你就在我怀里不动。你要是不想跟我走,你就离开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幼稚。”顾香翻了个白眼,小猫怎么能听懂它说话呀?

    “喵呜…”小猫在洛尘怀里打着呼噜,看那架势是不走了。

    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顾香的脸色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这傻猫真的能听懂?

    “别瞪小可爱啦,万物皆有灵,他能听懂,也能识别出人身上的善意。”洛尘开开心心的把小可爱抱回府。

    顾香也不知道觉得哪根筋不对,脱口而出

    “你不是身体不好,你不是抱不动吗?”

    洛尘挑眉。

    “哟,香香,这是气我抱小可爱,没抱你喽。”

    “切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啊,对对对,你没有。小可爱,以后就是咱们家正式的一员了。嗯…叫他什么名字呀?叫毛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喵…”毛球很高兴,但是顾香好像看到毛球十分得意的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毛球啊,明明是一只黑心莲!”顾香心里想着。

章节目录